帝本薄幸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帝本薄幸  作者:明星 书号:45897 更新时间:2019-9-27 
第十章
  翌清晨,秦素珏带了简单的细软,在东方曜复杂难舍的注视下跃上马背,直奔北海水寨而去。

  说起北海这个横亘在玄疆和北岳之间的海域,其实原本并不归任何一方所有。

  但二十几年前,北岳大将军贺子昂带兵征战玄疆时,非常霸道的将北海划分到北岳境内,并派兵驻守。

  那时的玄疆,由于惧怕贺大将军的威名,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

  直到十几年前,封奕崛起,贺子昂留下的势力也慢慢被其并

  久而久之,北海便成了他的私人领地。

  据传闻,封奕的势力早已遍布大江南北,各地都有他水寨的分号,分别经营着钱庄、赌场、海产杂货等生意。

  秦素珏连夜赶路,终于抵达北海境内,只觉饥饿、疲惫不堪,便找了一家面馆歇息、用餐。

  店小二见有客上门,便笑着了过来“姑娘好,想吃什么?”

  “你推荐什么?”

  “姑娘你是外乡人吧?一般来北海的客人,多半都是要到玄疆那边做生意的,姑娘也是生意人?”

  她笑了笑,没回答他的问题。

  那店小二见她不理会自己,也识相的没再询问下去。“我们这面馆最有名的就是海鲜面,姑娘要不要尝尝?”

  “那就来一碗海鲜面吧。”

  不多时,店小二将汤面送上,秦素珏闷头吃着。

  咻!

  一道疾物破空的声响在她耳边响起,她反应敏捷的抬手,两指之间顿时夹住一张被折得工工整整的纸条。

  四下望了望,只见一道黑影在面馆内候地消失。

  她没有急着追出去,而是慢慢展开纸条,上面洋洋洒洒写了几个大字--

  半个时辰后,水寨见!奕

  秦素珏笑了笑,将纸条重新折好,继续吃面。

  水寨位于海边,占地十分广阔,海面上用竹子搭着一条长长的廊道,另一端,停靠着各种各式的船只。

  当秦素珏来到水寨门口时,有人趋前盘查她的身分。

  她并未多言,将之前在面馆收到的那张纸条拿出来给对方一瞧,那人立刻点点头,还不由自主的抬头多看了她一眼。

  这时,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上下扫了她一眼“这位可是秦姑娘?”见她轻轻点头,他立刻笑道:“姑娘请随我来。”

  说完,便命人将她的马匹挂好,引领着她,进入水寨。

  比起外面,水寨里可说是别有天,摆设非常奢华高雅。

  “姑娘一路风尘仆仆,想必累了,这里有茶水点心,姑娘若是不嫌弃,便在这里稍稍歇息片刻,待我禀告寨主一声,您已经来了。”他将一旁早已备好的茶点奉上。

  秦素珏微微抱拳,道了一声“有劳!”

  直到那中年男子走远,她才打量起这屋子的摆设,四周摆各种骨董及书籍,墙上还挂着字画,写着几个洋洋洒洒的大字,和她收到的纸条字迹一样,落款处也是一个“奕”字。

  没想到封奕这人不但武功过人,连文采也如此出色。

  她寻了张椅子坐下,端起桌边的茶水,慢条斯理的喝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门口出现一只小貂,大小苞只猫儿似的,身上的灰色皮柔软绽亮。

  那小貂朝她吱吱叫了几声,乌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瞅着她。

  秦素珏觉得它生得特别可爱,便起身想要追过去。

  那小貂见她起身,三步一回头的往前走,仿佛在为她带路。

  她笑了,没想到这小貂还有灵的。

  跟在小貂身后随它上了竹制长廊,她左拐右转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见长廊尽头,是一艘豪华壮观的大船。

  在长廊和大船之间,搭放着一条简易便桥,小貂吱吱叫了几声,跃着绒绒的身子,跳上桥,直奔大船跑去。

  船上没有人把守,秦素珏也跟着上了船,追着小貂一直向船里走。

  一道白影出现,小貂似乎寻到自己的主人,身子一扑,跳进那人的怀抱。

  秦素珏随即跟了过去,一抬头,就看到几不见的封奕,修长的大手轻轻覆在小貂的头上,抚摸着它身上柔软的皮

  小貂似乎被摸得十分舒服,在他怀里眯眼叫了两声,享受得不得了。

  封奕笑着捏捏小貂的脖子,轻声道:“一边玩去吧。”说罢,他将小貂放下,小家伙又吱吱叫了几声,便转身跑得不见踪影。

  “那是你养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他笑看了她一眼“那只小貂名叫小珏,双玉合并的珏!”

  闻言,秦素珏并不恼怒,反而微微一笑“这名字取得不错,双玉相合为珏,象征着不离不弃,永远相伴之意。”

  “那么你又想和谁不离不弃,永远相伴呢?”

  “如果有可能,自然是与最爱的那个人。”

  封奕冷冷一笑“死到临头了,你居然还想着和心爱之人永远在一起,难道你就没想过,此番前来已是没命再回京城去见东方曜了吗?”

  她不惊不惧,浅浅笑道:“既然我敢只身前来,就不怕后果如何。只要你肯遵守诺言,将海路封死,别让玄疆计得逞,我的命,你尽管拿去。”

  “噢?你究竟是哪来的信念,觉得我会在杀了你之后,立即封死海路?当初我只说,只要你敢用性命来相求,或许我会如你所愿,可没承诺一定会如你所愿。”

  秦素珏也不恼“因为我相信你封奕并不是个出尔反尔之人,既然你今天叫我来这里,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更准确的来说,我当年欠大师兄的那条命,便要在此时此地做个了结的!”她笑着往前走了几步“你看,如今我就站在你面前,若能用我这条命来换天下太平,能化解当年的恩怨,我死而无憾。”

  “为了东方曜,你连命都可以不要?”

  “以私情来讲,东方曜是我秦素珏的夫君,以大局来讲,他是北岳的皇帝,于公于私,为他去死,我心甘情愿。”

  封奕似乎被她的话怒了,他眯起双眼,冷冷看着她“我最恨你们这种假仁假义之人,打着为民为天下的名义,却干尽些伤天害理之事…”

  “何谓伤天害理?”秦素珏振振有词的说:“真正伤天害理的,是当年被夺了政权的永炎帝,他杀忠臣、害百姓,甚至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肯放过。想当年才十岁的北岳二皇子东方赫,仅因为不小心打碎一只圣水瓶,就被永炎帝下令推出午门斩首示众。而曜更是自幼忍辱负重,为了活下去,他承受了多少波折痛楚?

  “你只看到他狠戾无情的一面,为什么不想想,是什么样的环境,才造就出这样的他来?”她声声昂,铿锵有力。“封奕,我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如果杀了我可以解你心头之恨,我如你所愿。但你不能否定曜的政绩,他的确为这天下带来不少福祉。

  “东方曜或许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但身为一个皇帝,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既然你这么肯定他、袒护他,当年又为什么会离他而去?”

  闻言,秦素珏心头一痛。她慢慢垂下头,轻声道:“当年,我以为只要我离开他,就能化解内心深处的结,可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错的,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会陪他一起登基,做他的皇后,在他面临朝中反对改革的声时在背后支持他。”

  封奕突然笑了。

  他走到她面前,一把勾起她的下巴。“从你的眼底,我看到你对东方曜深浓的情感,以我对东方曜的了解,他必然也是爱你至深。那么…”

  他语调微顿,眼中笑意加深,只是那笑意却散发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如果我将你的头颅砍下,将你的尸体挂在我水寨门口,你猜东方曜知道后,会不会气到发狂,让天下人为你陪葬?”

  “他答应过我,就算我没命回去,也会为了我,做一个好皇帝。”

  “东方曜如此爱你,你若死了,他必会丧失理智,彻底崩溃。”封奕冷笑道:“你知道我为了布这个局,究竟花了多少心思吗?

  “没错,当初其实是我主动找上野心的查哈克,答应他,只要他想进军北岳,就会为他打开海路,因为从子默的描述中,我知道你秦素珏一向悲天悯人,只要涉及战争,你必会为了百姓的安危而心软,一旦你乖乖就范,我就能利用你的仁慈达到刺东方曜的目的。”

  他的手指,放肆的在秦素珏的下巴来回游移。“素珏,想要一个人痛苦,杀死对方并不是最好的方法。我若要东方曜的命,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他死了,就感受不到痛苦了,而我很意外的发现,唯一能让他痛苦的弱点,就是你!”

  听到这里,秦素耳终于明白事情的始末。

  她冷冷一笑,躲开他的大手。“你为了走这步棋,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这就是你当初为何会在永宁镇帮我解围,为何得知我中了剧毒后,亲自送解药给我的最终目的吧?”

  “是啊,因为在我没允许你死之前,你不能死,若你死得太早,这游戏就没法玩下去了。”

  “那么封奕,你又为何如此自信,在这场游戏中,你会是最后的赢家呢?”

  “因为东方曜爱你,他为了你,如痴如狂。”

  “他既然可以为了我如痴如狂,为什么不能为了我,去做一个好皇帝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不知道是你高估了自己的判断,还是低估了东方曜的能耐。”

  封奕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半晌后,他突然大笑。“秦素珏啊秦素珏,我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怎么办?我已经舍不得就这么把你死了…”

  就在这时,有下人来报“寨主,距离我们不远处发现官船,上面挂着皇族的旗帜,正迅速接近中!”

  闻言,封奕和秦素珏对视一眼,都没吭声,而是不约而同的直奔船舱外而去。

  当两人步出船舱时,就看到不远处的确驶来一艘庞大的官船。

  封奕拿过望远镜看了看,只见那船虽然大,可船上除了为首那个身姿傲然的男人以及几个贴身侍卫外,倒是没有埋伏任何官兵。

  他放下望远镜,冷笑一声“这东方曜的胆子可真大,居然不带一兵一卒私闯我北海地,他就不怕自己命丧于此吗?”

  秦素珏此时的心也作一团,一把将他手中的望远镜抢了过来,向远处眺望。

  果然,曜只带了几个贴身侍卫,他站在官船的甲板上,也拿着望远镜向她这边遥望。

  她神色复杂的将望远镜放下,心中暗恼,这男人到底在搞什么?明明已经答应让她自己来解决这事的,可她前脚才刚踏上北海,他居然后脚就跟了过来。

  跟就跟,居然连兵卒也不带。

  到了北海,就是封奕的天下。封奕恨他们恨到骨髓里,如果真想趁机对两人不利,他们将一起葬身于此的。

  随着官船驶近,东方曜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他负手而立,风姿卓越,海风吹起他的衣摆,吹他的发丝,可他依然以睥睨天下之姿,从容不迫的靠近封奕的船边。

  直到两艘大船相临并靠,官船才停了下来。

  封奕旗下的部属,看到官船到来,全都进入警觉的状态,只见海面上一艘艘大船全都靠拢过来,将官船团团包围。

  东方曜并不在意,仍旧倨傲的站在甲板上,笑看着封奕“北海的防御果然比朕想象中的更加坚不可摧,难怪人人都说:“海王封奕,天下无敌。”今一见,的确令朕大开眼界。”

  封奕以同样傲人的姿态回视“皇上好魄力,居然敢只身闯我北海境内,你就不怕我这三十万海兵让皇上来得去不得吗?”

  不在乎的笑了笑“既然朕敢只身前来,就已将生死置于度外,不过…”

  他先是看了眼秦素珏,又将目光移到封奕的脸上。“朕倒是听人说过,你母亲这些年来始终病疾身,寻了不少大夫前来救治,始终没有好转的迹象。

  “朕知道楚子默一向对母亲孝顺有加,身为楚子默兄长的你,当年能在楚家落难之时,拚死将你们的母亲带走,想必也和他一样,是个孝心为上之人。”

  封奕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东方曜不疾不徐的伸出手,很快的,身后便有侍卫将一只黑木盒子递到他的手中。当着封奕的面打开盒盖,让他过目一下当中一味用红绸包裹着的药材,旋即又将盒盖合上。

  “海王雄霸四方,必然不会是孤陋寡闻之人,这黑豹胆,乃是从黑山守护神兽雪山黑豹身上所取下来的,传闻,就算只剩一口气,服用黑豹胆后,那人必能起死回生,回复健康。

  “封奕,不如咱们做个易如何?”他举起黑木盒子“朕给你黑豹胆救你母亲,你将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封奕听后,不哈哈大笑。“东方曜,你以为一颗什么见鬼的黑豹胆,就能让我一泯恩仇,还你安宁?你真是太天真了!”

  他也不恼怒“封奕,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明白,如果真的挑起战争,就算你联合玄疆周围所有的部族,也不见得会是北岳的对手。别忘了,朕的北岳,养了四百万兵将,况且南凌皇朝的驸马傅东离可是我的亲弟弟,南方物产丰饶,可不是北方那些贫瘠之地可比的,如果打长久战,北岳战胜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说着,他看了看旁边的秦素珏,她也在看他,仿佛在责怪他的冲动行事,眼底全是不赞同。

  东方曜却暗暗向她摇摇头,用眼神告诉她,他自然有他的想法。

  两人暗中换过眼神之后,他又继续对封奕道:“朕这回之所以会受你威胁,做事绑手绑脚,那是因为朕不想素珏伤心。她怜惜百姓,顾及天下安危,朕尊重她。但你记住,这并不代表朕怕你。

  “朕今前来,是很有诚意和你谈条件,朕用你母亲的性命来换取天下太平。之后,你继续在北海做你的海王,朕也会带着素珏回北岳做朕的天子,更甚者,只要你能放下过往,朕愿意你这个朋友,视你为兄弟。”

  封奕冷笑道:“兄弟?你配吗?”

  东方曜不在乎的笑了笑“你不愿意,朕自然不会勉强,但这黑豹胆,你究竟想不想要呢?”

  说着,他将黑木盒子举到半空中。

  “封奕,你要仔细想清楚,逝者已矣,只有活着的人,你才能真正为对方做些什么。你母亲当年因为生辰八字很旺楚老将军,而改嫁进将军府,然而在楚府的日子,她不但没享过一天福,还处处受到楚太君的刁难。

  “就算后来生下楚子默,可她之前所受的苦,却让她落下一身病。身为儿子,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母亲在暮年之际,继续承受病痛之苦吗?”

  这番话不轻不重,却刚好踩中封奕的命门。

  母亲多年卧不起,每天都靠喝各种汤药维持生命,做为儿子,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却对此无能为力。

  天下名医他皆已找过,可所有的人都只回他一句话“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只能静静等死。”

  他不甘心,千方百计的寻找良医名药。

  黑豹胆他的确是听说过的。

  据说此药材世间难求,乃是神物,他也曾派人四下寻找,终无所获。

  没想到东方曜居然用黑豹胆来同他谈条件,这让他心里极是不,偏偏又说不出半句拒绝之言。

  见他眼底出犹豫之,东方曜打铁趁热道:“如今唯一能救你母亲摆病痛的,唯有黑豹胆这味良药。封奕,朕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也知道怎样选择对你来说才是最有利的。”

  封奕见他稳胜算的模样,心里十分有气。

  这该死的东方曜,难怪当初子默不是他的对手,他实在是太狡猾,太会给自己创造契机了。

  可是,就这么答应,他又心有不甘。

  左思右想一番,他突然将一旁的秦素珏抓到身前,附耳过去,故意摆出亲昵的姿态,这让原本还沉着冷静的东方曜眼里火。

  “封奕,黑豹胆朕给你扔过去了,你要是不接,落进海里,朕可再也找不到第二颗了…”

  说着,那黑木盒子被他抛向半空。

  就在落海之前,封奕飞身一扑,长臂一伸,将那差点掉进海里的黑木盒子抄在手中。

  东方曜理都不理他,纵身一跃,跳到他船上,一把将呆怔中的女人抱进怀里,上上下下检查一遍,证明她无事,一颗心才总算放了下来。

  而封奕此时的形象则有些狼狈,海水浸他的全身,虽然不冷,但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变成落汤,还是让他恼羞成怒。

  他恨恨瞪着甲板上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大吼道:“东方曜!你就不怕我食言,救回我娘,继续挑拨玄疆进攻你北岳?”

  “如果你真的食言,朕会率北岳百万大军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不过…”他一挥手,指向众人“你的下属可都是咱们的见证人,万一你食言,那海王封奕的名号,可就要变成天下间最大的笑柄了。”

  东方曜得意一笑,又说:“你不介意做天下间的笑柄,就尽管来犯我北岳。不过,如果你想通一切,朕可以多开放几个港口方便你底下人进行贸易,另外北海水寨在北岳的商号税金调降三成。”他抱着秦素珏跳回官船上,对封奕续道:“人我带走了,至于那黑豹胆待朕回到皇宫后,自然会派人将熬制的秘方送过来,今一别,后会有期。”

  说罢,命人开船,轰轰烈烈的离开北海。

  封奕气得咬牙切齿。

  该死的东方曜,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不会跟你客气,赚得你北岳上下穷得一贫如洗,看你还如何民富兵强!

  当官船缓缓往北岳方向行驶时,已入船舱的东方曜,一改刚刚的神色自若,紧张兮兮的说:“素珏,那该死的封奕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

  “那他刚刚突然靠你那么近,究竟做了些什么?”

  这才是他心底最在乎的事。

  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眼看自己心爱的女人落入别人的怀抱。

  见他又在她面前出孩子气的一面,秦素珏忍不住笑道:“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他之前的确有杀我之心,可他知道杀了我,九泉之下的大师兄一定不会原谅他,而他之所以故意接近我,最终目的就是想引起你的愤怒。”说到这里,她齿一笑“他还说,如果这回你不主动前来北海夺人,就把我留在这里,做他的押寨夫人…”

  话音刚落,就见东方曜气得脸都黑了。

  “你是我的,这天底下有哪个不要命的敢与我夺你,我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闻言,秦素珏轻轻捶了他一记。“你还敢说?当初是谁答应过我,这事由我亲自解决的?你身为北岳皇帝,一个人不带的就跑来北海,若真有什么意外…”

  “谁说我一个人都没带的?我带了四个侍卫!”

  她狠狠瞪他一眼“你还狡辩?”

  做为皇帝,四个侍卫和一个人都没带,有什么区别?如果封奕真想对他不利,下场可是非常严重的。

  东方曜继续狡辩“你自己也说了,如果这回我没能来抢你,那该死的封奕就要把你抢去做他的押寨夫人了,况且…”他得意一笑“我说过,我这个人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如果没拿到有力的筹码,我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说起这个…”她脸不解“黑豹胆的传说,我以前也略有耳闻,的确是神物,世间难求,你又是如何得到手的?”

  “呃…”东方曜被问得一阵语

  这要他怎么说?

  那黑豹胆其实是老三费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宝贝,因为老三的子容小对炼药十分热中,心心念念就是有朝一能得到黑豹胆,炼出天下奇药。

  结果老三刚将黑豹胆得手,正准备拿回去讨心,就被他一道圣旨着,不得不贡献出来,老三气得七窍生烟。

  所以这趟回宫,他还得想些办法安抚盛怒中的么弟才行。

  当东方曜带着秦素珏回到北岳皇宫不久,就接到玄疆大王派人送来的求和书。

  内容大意是,七王子查哈克好大喜功、刚慢自用,为了力求表现才私下做出许多糊涂事来。

  玄疆并不想与北岳为敌,这回给北岳带来的种种麻烦,玄疆深感歉意,为了表达诚意,还提出不少赔偿的物品。

  其实玄疆之所以会放低姿态,一方面是封奕拒绝为玄疆开通海路,另一方面,玄疆之前在北岳做生意的商人,因为这次事件的影响,蒙受巨大损失。

  玄疆是个无法自给自足的国家,人民的生活所需几乎全仰赖贸易,没有商人居中互通有无,让人民苦不堪言。

  玄疆内部对此事怨声载道,王室自然受到巨大的波及。

  为了安抚民心,也为了不惹怒北岳,玄疆只能主动求和。

  而七王子查哈克则被贬为庶民,发配到寒之地,从此与王族再没牵扯。

  一场浩劫就此平定。

  在北岳百姓的心里,这次的浩劫似乎并未给他们带来任何影响。

  可东方曜却知道,如今天下能维持安宁,全是子用她那条命换来的。

  德祯帝,在位一共五十九载,此生从未背弃当年登基时所立下的誓言,仅娶秦素珏一人为后,真正创下北岳历史上的奇迹。

  他与皇后,一共生有四子三女,待百年之后,传位次子东方政,也就是北岳历史上素有情痴之称的永盛帝。

  东方曜在位期间,曾多次带皇后到民间微服私访,为北岳百姓办了不少事。

  没过几年,一帝一后为民除害的美名便传遍天下,令百姓拍手称赞。

  而北海水寨的封奕,在听到这样的传闻后十分不,所以隔三差五便溜到北岳皇宫给小俩口找麻烦。

  直到后来,他终于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这场灾难才算彻底解除…

  《全书完》

  *佞无良的二皇子如何被真爱驯服,请见新月春天系列r270那口子的不良秘辛之一《佞臣无良》

  *知嚣张跋扈的三皇子如何计擒心上人,请见新月春天系列r278那口子的不良秘辛之二《跋扈千岁》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帝本薄幸   下一章 ( 没有了 )
隐藏版娇妻大男人别惹我这下麻烦大了侠客爱记仇侠客不柔情亲爱的床上见燮王囚爱道长的惹祸精腹黑师兄邪师冷情师兄钝师
免费小说《帝本薄幸》是由作者明星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帝本薄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帝本薄幸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goszzx.cn)立场无关。
百灵炸金花百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