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招夫 下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长公主招夫 下  作者:季雨凉 书号:45899 更新时间:2019-9-27 
第十章
  都说西凉国君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被图央屡屡欺负,被朝中的老臣打,连朝中的大将军都敢忤逆他,可这一回,在妹妹终身大事上,他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什么都不肯放颜凤稚出来,倒是对阮佑山,网开了一面,没有惩治他,而是将他轰出了宫。

  阮佑山并没有立刻走人,而是在宫外徘徊了许久,最后索在宫墙脚下铺了个铺盖,睡下了。

  另一边,颜凤稚被足在永宁宫内,听说了阮佑山在宫墙脚住下的事,忍不住心甜。

  “蠢蛋,去租个宅子住就好了嘛,住墙角做什么。”

  “奴才看这样也好,若不然皇上怎会知道他的真心呢?”苏明安笑着说。

  “就怕皇兄根本看不到啊,他现在哪里能看到阮佑山的好呢,光记着他是勾引自己妹妹的登徒子呢。”颜凤稚叹了口气,笑容散了些,转而忧心仲忡的看向那偷偷来给自己送消息的苏明安“照计画,姓许的那边已经有所行动了,那恐怕皇兄的计画也就要在这一、两天实施了?到时候会不会伤了阮佑山啊?”

  “皇上这几正在称病,恐怕计画不就要实行了。”

  “我也知道,皇兄足也是为了保护我,可是…可是你一定要提醒下皇兄,别忽略了阮佑山,若是皇兄不肯,你遣个人出去把他赶走,千万别赶上了大子,也被牵连了进去。”颜凤稚越想越不放心,来回的嘱咐。

  “奴才都明白,公主放心吧。”

  苏明安离开后,灵之鬼鬼祟祟的凑了过来。

  颜凤稚瞥她一眼,低声问:“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当天,阮佑山就接到了宫内传来的消息,话是苏明安亲自给他带出来的,大致的意思就是颜凤稚让他赶快从墙角下搬走。

  彼时阮佑山正端端正正的盘膝坐在墙角下,身上干净清,一点也没有在外面夜宿了好几天的狼狈样子,苏明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阮侍卫,这就别坐着了,咱们走吧?”

  本以为他会坚持一下的,可谁知阮佑山双膝一弹就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跟他走了,苏明安心里还有些犯嘀咕,不知这阮佑山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再见到阮佑山,那已是三之后的事了。

  那夜皇宫大,将军许严启趁皇上抱病,联合了图央部落夜袭皇宫,并且轻轻松松的就直到了仪元殿。

  夜幕被火把照得灼眼的亮,宫人们骇得四处逃窜,混成一团,异族人涌进了皇宫,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许是因为打得太过轻松,一帮异族人只觉得天下已定,忍不住得意起来。

  颜凤稚是被尖叫声给惊醒,她迅速翻身下,打开窗子,只看到了夜空的火光。

  颜凤稚呢喃了一句:“终于是来了…”

  这个计画皇兄筹谋了数年,只等着让许严启彻底的放松戒备、得意忘形,而这些年他已经和东夷、龙南有了共识,以五座城池换取东夷和龙南的协助,准备在这一夜,把这帮窝里反的贼子一网打尽,然后在宫内的事情平定之后,立即传讯到边境,直接打到图央的老窝去。

  这些年真以为他西凉这么好欺负吗?瞎了他们的狗眼!

  “公主…公主…”灵之吭哧吭哧的跑进来。

  “怎么了,可是皇兄出事了?”颜凤稚瞬间紧张起来。

  “不…不是皇上,是阮少傅。”灵之气息都没匀。

  “他怎么了?”颜凤稚眼睛瞪得更大。

  “方才苏公公遣人来说,阮少傅跟着贼子一起混了进来,现下…现下正在仪元殿外跟着御敌呢!”灵之缓过劲儿来之后,表情兴奋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说。“听说能以一敌十呢!好厉害啊!”听到这话,颜凤稚的心却没有完全的放下来,不过阮佑山的功夫她是了解的,只是想着他膛上的疤痕,自己就忍不住揪心。

  “快,传话过去,说我突然恶疾,让阮佑山来看我。”

  “公王,可阮少傅他正…”

  “就这么去传。”颜凤稚咬牙将灵之赶出去传话,然后折回来在柜子里翻腾了一阵,最终翻出一小瓶的药来。

  她将小瓷瓶攥在手心,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肮,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这回不管阮佑山同不同意,她都要孤注一掷了。

  正当贼子们在仪元殿外叫嚣的时候,无数侍卫不知从哪涌了出来,兵力足有他们的五倍,将他们团团围住,堵得是水不通,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无数的兵器指着。

  明晃晃的刀光和火光晃晕了他们的眼,为首的许严启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大吼了一声,拔刀冲了出来,他好歹是个大将军,自然是功夫了得,竟是与无数侍卫厮杀得不相上下,浑身浴血,虽然浑身是伤,但竞有些要鱼死网破的气势。

  殿内坐镇的颜凤临也是心紧张,来回的踱步,知道许严启不好制服,所以早就传召了几位武将入宫,可等了一会儿,苏明安进来汇报形势的时候,颜凤临听着听着却是皱起了眉头:“四位?朕记得只召了三位入宫。”

  苏明安眼珠一转,往外看了一眼“第四位是阮佑山。”

  走他怎么进来的?”颜凤临一瞪眼。

  “阮佑山一直宿在宫墙下,方才贼子们宫,他也跟着进来了。”

  “打得怎么样?”颜凤临静了静,晴不定的问。

  “其他三位被图央贼子得分不了身,阮侍卫正与许严启手。”

  颜凤临沉默了一瞬,旋即又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

  他现在无暇去顾及阮佑山的事,不会反感,也不会感激,因为他要兼顾的是全天下,而不是自己的家事,所以颜凤临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开始使唤阮佑山这名良将,当他费力制服了许严启后,又将他遣出去清理余孽。

  忙忙碌碌了一夜,当翌破晓,东方泛出了鱼肚白的时候,这场大才算过去了。

  颜凤临累极似的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

  这场筹谋了数年的计画终于得以施行,眼下大局已定,臣已经伏法,囤积许久的兵力也在这一夜倾巢而出,打得图央措手不及,或许不几,就能接到边境的捷报了。

  颜凤临眉心,接过苏明安递过来的醒神茶喝了一口,这才想起来一件事“阮佑山呢?召他过来。”

  “皇上要赏他?”

  “朕功过分明,他昨晚立了功,自然要赏的。”

  苏明安暗道这事有谱了,正准备去召他,就听殿外有小太监来传旨,跟他耳语了几句,苏明安立刻就变了,回殿后斟酌了许久,不知道该如何跟皇上开口。

  颜凤临看出了他的踌躇,问了一句。“怎么不去传旨?”

  “皇上…”

  苏明安手“长公主她…跑了。”

  颜凤临倏地站起来,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跑去哪了?”

  苏明安送上一封信来“只留下了一封信。”

  颜凤临扯过信来,利落的撕开,迅速的看了几眼,而后脸色一变“怀孕?”

  琢磨了一会儿后,他骤然把信给扔到了地上,然大怒“混蛋,居然大了朕妹妹的肚子!”他一甩袖子,愤然的走下龙椅“来人,朕要亲自领兵追出去!一定要把那个混蛋给抓回来!”

  刚要走出仪元殿的大门,太监就又来报信了。

  “这回又是什么事?”颜凤临不耐道。

  “回皇上,皇后…皇后娘娘她回来了。”太监吐吐的说。

  “什么?”颜凤临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响。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山那头的太阳出了大半个,一辆马车飞奔在宫城外的街道上,驾车的是阮佑山那在阮夙玉身边看到的男人,阮夙玉、阮佑山、阮麟儿和颜凤稚则是坐在马车内,被颠得是七荤八素。

  阮麟儿伏在阮佑山怀里,只有他觉得颠来颠去很好玩,一直咧嘴笑:阮夙玉和颜凤稚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嘴儿泛着青白,至于阮佑山,则是躺在颜凤稚的腿上昏睡着,马车行出去好远后,他才被颠得醒来。

  头昏昏沉沉的,他迷茫的睁开眼,怔仲了一会儿后缓缓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而后哑声问:“这是…哪儿?”他记得,自己上一刻还在仪元殿外跟许严启手。

  对了,解决了许严启后,他得知了颜凤稚生病的消息,然后就迅速的解决了手上的事,因为太过心急,还受了些轻伤。

  接着他奔到了永宁宫,之后发现颜凤稚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还出其不意扑上来吻住自己,他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她从嘴里送了口茶进来,下意识的咽后就昏了过去。

  “你醒了?”颜凤稚小声说,神色有些闪躲。

  “嗯,我们怎么在马车里?”阮佑山拧眉皱起来,太阳

  “是啊,我们怎么在马车里…”颜凤稚转了转眼珠。

  阮佑山探究的看着她,一转眼,就看见自己的儿子与小妹,大脑有这一瞬的混乱,而后他用了片刻来理顺思绪,最终恍然大悟…那口茶里有蒙汗药!

  那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他们私奔了吗?

  阮佑山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告诉你哦,现在后悔也晚了,回去就是死路一条。”

  “你…”阮佑山只觉得目眩,稳了稳心神后问她:“我们怎么出来的?”

  “唔,昨晚得很,我化装送尸体的太监了,而你…”颜凤稚不说了。

  “我就是那个尸体?”阮佑山无奈的问。

  “嗯。”颜凤稚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笑。

  “你呢,你又跟着干什么?”阮佑山转而看向阮夙玉。

  “啊,我…我也是要跟你回家的…”阮夙玉肩膀一缩,小声说。

  “你们早就商量好了?”阮佑山瞇起眼睛。

  “夙玉,出来透气。”这时候,驾车的男人突然单手开车帘,头都没回。

  “喔。”阮夙玉眨了眨眼,如获大赦的就要钻出去。

  “外面风大,你出去干什么?”阮佑山一拧眉,拉住她。

  “没关系,我也…我也闷的。”阮夙玉干笑,钻出去坐在了男人的身边。

  阮佑山往外看了几眼,拧着眉有些不悦。

  颜凤稚凑过去,打量着他的侧脸笑道:“哎,我现在算是理解我皇兄为什么这么反对我们了,原来每一个哥哥都不大喜欢自己的妹婿哦。”她笑嘻嘻的捏了捏阮佑山的下巴“瞧你这样子,吃自己妹夫的醋喽?”

  “不许转开话题。”阮佑山拉下她的手。

  “逃都逃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颜凤稚嘟起嘴。

  “我不能就这样带着你走。”阮佑山把她的手攥在手里。

  “你…你不要我?”颜凤稚沉下脸“你可都说要娶我了,要反悔吗?”

  “我会娶你,但要堂堂正正的,这样对你不好。”阮佑山捏了捏她的手心。

  “怎么不是堂堂正正的,回了东夷,你自然要三媒六聘的娶我。”颜凤稚了笑颜,凑过去亲了他一口,而后也不再管他的反对,转身朝正扒着窗户玩的阮麟儿爬过去。

  “小崽子玩什么吶?”一听她问,阮麟儿立刻回过身来,跟她叽里呱啦的解释,这一大一小缩在一起不知道在摆什么,阮佑山心中一阵心软,那些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因为车速平稳,玩了一会儿后,阮麟儿就缩在颜凤稚的膝盖上睡着了,颜凤稚不敢动,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像是第一次抱着小孩子睡觉,连大气都不敢出。

  “我来抱着。”阮佑山靠过去。

  “别别,小心吵醒了他。”颜凤稚连忙制止他。

  阮佑山看她这样只觉得心头温暖,只是深情的看着她,目光复杂,颜凤稚被看得不好意思,腾出一只手来不轻不重的掐了他一下“说了多少遍了,再这样看着会长出花来的。”

  阮佑山不为所动,凝视着她的眼,拉过她的手握着“稚儿,我不会负了你的心意的。”

  颜凤稚脸一红,正准备说什么,就觉得喉头一酸,忍不住吧呕了一下,阮佑山瞧她这样连忙问:“晕车吗?”

  颜凤稚连着干呕了几下,终于是被阮佑山递上来的水给下了。

  阮佑山给她顺了顺背,看她想吐却又不敢大动作吵了阮麟儿的样子,分外心疼。

  “好了,不用拍了。”颜凤稚顺了气,扯出笑容。

  “一会儿到了邻镇,我们去找个郎中看看。”阮佑山紧张的说。

  “不用,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颜凤稚故作轻松的抹了抹“害喜罢了。”

  阮佑山一怔,惊愕一点一点的浮上来,他的分分合合了半天,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颜凤稚抿着笑不说话,倒是她腿上的阮麟儿翻了个身,搂着她的不撒手,嘴里还咕哝着:“娘…”

  一年之后,图央被西凉彻底歼灭。

  这一年里,颜凤临被国事身,但仍是惦记着颜凤稚,其实颜凤临对阮佑山的印象一直很好,那时候只是受不了他私下与妹妹定情的举动,会赶走他又足颜凤稚,也多半是因为大计画要实行,想要保护颜凤稚罢了。

  那夜阮佑山表现不错,颜凤临本想褒奖一下的,可谁知又被禀报他拐走了自己的妹妹,这教他如何不生气?但毕竟是生米已煮成了饭,加之皇后的劝慰,他便没有出兵追回公主。

  那一边,颜凤稚竟是依附上了东夷国君这棵大树,不知使了什么招数,让赫连息未亲自替他们的婚事说情,颜凤临碍着东夷的援助之情,也不好再说什么。

  然而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彻底解决了图央的事之后,他竟是亲自南下,千里迢迢的来到了东夷,而他的千里寻妹之旅,却意外的也寻到了一个小外甥女。

  赫连息未极尽地主之谊,把他进宫,又接来了阮佑山一家四口。

  殿后,颜凤临和赫连息未两个皇上,很不光明正大的偷瞄着人家在御花园里阖家欢乐。

  颜凤临没什么笑脸,只是阴沉的盯着那一家四口。

  赫连息未挟了口凉菜,一面嚼,一面凉凉的看了眼颜凤临“颜凤临,人家现在过得不错,你就别出来搅和了。”他放下筷子,捋了捋胡子“我大你几岁,经的事比你多,看得也比你明白,这些弟弟妹妹的事,管是管不得的,倒不如随他们去。”

  “稚儿不懂事,经事少。”

  “人家不懂事?可人家过得比你好呀。”赫连息未毫不留情的问:“人家小俩口甜甜蜜的时候,你在干嘛?天南地北的追老婆呢。”

  这么一想,他们的妹妹们阖家欢乐的时候,他不也是孤家寡人吗?说起来,他们俩这个当哥哥,其实才是最不懂事的哪一个,言罢,他十分理解的拍了拍颜凤临的肩膀。

  “啊,阮佑山你看,阮麒儿又了我一身!”颜凤稚不依不饶的喊。

  “换了就是。”阮佑山眼中带笑,从她怀里接过了裹在襁褓里的阮麒儿。

  “到底是随了谁,这么爱,阮佑山你说,你小时候是不是常?”

  “他爱。”阮佑山瞅了眼被颜凤稚牵着的阮麟儿。

  “才没有,我才不!”阮麟儿抗议的大喊。

  “就是的,小崽子像我,不爱。”颜凤稚蹲下来保住阮鳞儿,抬眼挑衅的看着阮佑山“你们父女俩才爱呢,不但都爱,还是一样的苦瓜脸,你瞧阮麒儿才几个月啊,怎么逗都不笑脸,尤其是对我这个做娘的…”

  “不会啊,妹妹对我笑的。”

  “小崽子,你得跟我一条心!”颜凤稚瞪眼。

  “不闹了。”阮佑山笑着附身把颜凤稚搂过来“找个地方给麒儿换布。”

  阮佑山像个大家长带着三个孩子一样,一手抱着阮麒儿,一手牵着颜凤稚,颜凤稚又牵着阮麟儿,一家四口边说边笑,尤其是颜凤稚的笑声,银钤般的传到颜凤临的耳朵里。

  他的表情柔和了些,看着那两个孩子,忍不住打心眼里喜欢,可能是因为无双也有孕的缘由吧,即将为人父的他对小孩子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事到如今,他还在坚持什么呢?或许残存的那些不舒服,也是因为心爱的妹妹被抢走了的缘故吧,自己像是个嫁女儿的父亲一样,心酸却又高兴。

  “颜凤临,带玉玺来了吗?”

  “嗯,怎么?”颜凤临回神。

  “那正好,圣旨我都给你拟好了,现在就下旨吧。”赫连息未不经意的说。

  “什么圣旨?”颜凤临眨眼。

  “赐婚的啊,你不给你妹妹补一个公主礼制的婚礼吗?”

  “这…”这倒也是,颜凤临慢的想。

  “那好,去御书房,我们商量一下。”赫连息未兴冲冲的起身,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大了缘故,现在是格外喜欢保媒这种事,所以也顾不得颜凤临细想,就把他给拉进了御书房。

  就这样,一间御书房,两国的君王,开始给一个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女人,筹备一场盛大的婚礼。

  御书房外传来颜凤稚的笑,颜凤临被赫连息未拉着计画婚礼,在盖上玉玺的那一瞬,一直恍惚着的神情终于沉静了下来。

  他严肃的在圣旨角落印上玉玺,轻声呢喃着:“父皇…稚儿她是幸福的,儿臣是该放她离开了。”——

  全书完——

  想看大将军完颜千里如何掳获他的美娇娘?请不要错过脸红红系列448《宰相娘子》。

  想看大乐师肖景云如何掳获他的傻娘子?请不要错过脸红红系列46l《驭夫三公主》。

  想看七公王赫连筠朵如何掳获她的如意朗君?请不要错过脸红红系列467《卖夫七公主》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长公主招夫 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长公主招夫 帝本薄幸隐藏版娇妻大男人别惹我这下麻烦大了侠客爱记仇侠客不柔情亲爱的床上见燮王囚爱道长的惹祸精
免费小说《长公主招夫 下》是由作者季雨凉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长公主招夫 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长公主招夫 下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goszzx.cn)立场无关。
百灵炸金花百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