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太霸道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驸马太霸道  作者:艾蕊儿 书号:45901 更新时间:2019-9-27 
第十章
  “将军,你别再喝了,酒多伤身啊!”隋良坐在营帐内,一筹莫展地看着独自酗酒的习城。

  “隋良,来,陪我喝酒。”习城仰起头,如牛饮般将上好的琼浆倒入了自己的口中,现在唯有酒才能帮他忘掉她。

  是!他要忘掉她,忘掉那个玩他的花墨染,可是为什么已经过了一个多月,那个娇小的身影还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隋良,我是傻瓜,我们都是大傻瓜!你知道吗?她看不上我,她不要我了,她要去嫁给庆国的五王爷了…哈哈…习城,你真傻…”那张字条已经被他撕碎,可是字条上的字却清清楚楚刻在了他的必上,一笔一划都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血里,他的心早已一片模糊,痛入骨髓。

  花墨染,我看错了你,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那个王爷一定不会像我这般霸道无理吧?

  可是,他会对你好吗?比我对你还好吗?

  “将军,你别这样说,花墨不是这样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公主会突然离开,可是隋良却不相信公主会如将军所说的要去当庆国的王妃。

  “到现在你还相信她?花墨染果然厉害。”习城大笑着,又饮下一杯苦酒。

  帐外一个小兵气吁吁地闯了进来“将军,八百里加急传递讯,说是老、老夫人…病重…”

  片刻后,一匹黑色的骏马奔出大营,沿着官道疾驰而去…

  不眠不休赶了三,习城终于回到了府邸。他一路急奔入府,却看到老夫人正坐在藤椅上悠哉地晒着太阳。

  “娘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您病重了吗?”习城一愣。这才恍然大悟,娘亲不惜装病骗他回来,只可能为了一件事!

  花墨染!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把我甩了吗?

  现下,又联合娘亲将他骗回又想做什么?一想到这里,他一脸愤怒地瞪着习母。

  “怎么?看到娘没事,你不高兴?”习老夫人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胡涂儿子,

  心里纳闷,这个儿子怎么跟他爹一样都是块笨木头呢?

  “孩儿不敢,只是如果母亲没事的话,孩儿就放心了,这就回去。”位可不想留在会再遇到花墨染的京城。

  “你想去哪里?哪里都不能去!走,跟我远速进宫。”习老夫人可不会再让自己的儿子胡涂下去。

  “进宫做什么?我不去!再说,我跟二公主之间已经断得干干净净了,我不会再去见她了。”习城扭过头去,强忍住心中的伤痛。

  “你这个混小子,果然是你做的好事!”习老夫人手中的龙头拐杖狠狠地敲在地上“断得干干净净?你占了人家的身子,现在又让墨染怀了孩子,你却在这里大放厥词,什么干干净净?你怎么能这么没有担当,娘是怎么教你的?”

  龙头拐杖狠狠地敲了下去,习城忘了躲开,任凭拐杖狠狠地击在自己的脊背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低哼一声,身子一颤,一个跟跆,半跪在地上。

  “城儿,你怎么样?傻孩子,你怎么不躲啊!平时你不是很灵巧的吗,今天怎么这么听话了呢?”习老夫人没想到会真的打着,心疼地忙上前去扶自己的宝贝儿子。

  “娘,我没事。只是,您刚才说,染儿…染儿她有了我的孩子?”她居然有了他的孩子?可是,为什么没人告诉他?

  “唉,娘也不知道。墨染那个丫头回来之后,身子就一直不好,那一来府中看我,结果却晕倒了。后来御医诊断出她已经怀了一个月的身孕了。皇上以为是你干的好事,便要召你回京娶墨染。可是谁知墨染却说不是,而且死也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她身子不好,皇上也不想太难为她,只得将事情了下来,让她先养好身体。不过我们都猜测这个人一定是你。所以,娘这才和大公主想了这僵计策,将你叫了回来。城儿啊,咱们习家可不能做那种抛弃子之事啊!”“娘,不是孩儿想要做那负心之人,只是,染儿她说要嫁给庆国的五王爷,这方要跟孩儿一刀两断。可是,如今她有了孩子,皇上会答应吗?”习城此刻坐立难安,恨不得立刻进宫去问问花墨染,可是又怕见她之后,两人相对无语。

  “庆国五王爷?”习老夫人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庆国皇太后确实来信想要给自己的小儿子提亲,可是她提亲的对象是三公主云裳,不是墨染啊!”“什么?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昨大公主还说,皇上心疼三公主远嫁,想要多留三公主一段日子呢!”

  “娘,快!你快带我入宫,我要亲自问问清楚。”花墨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找个理由避开我呢?

  一入宫,大公主花月清便亲自将习城带到了花墨染的寝宫前“习将军,二妹回宫后便一直害喜,什么也吃不下,身体也不是很好,等下你一定要好好跟她说,别让她太激动,还有…”

  “好,我知道了。”习城急切地想要见到花墨染,也不管大公主的话说完没有,一掀衣袍便走进了寝宫。

  花墨染的寝宫装饰得十分素雅,靠窗的书桌上放着几本书,一个小爆女坐在头正在喂花墨染吃东西。

  “绿儿,我吃不下了。”花墨染半靠在头,原本粉嘟嘟的小脸此刻毫无血,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二公主,这可不行。就算你吃不下,也要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啊!现在小鲍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不吃东西,他可怎么办呢?”绿儿乖巧地劝慰着,又舀了一勺燕窝送到花墨染的嘴边“二公主,就再吃一点吧!”

  花墨染点了点头,勉强地又吃了两口,可是食物刚到胃里,她就又觉得恶心了,酸水从胃里泛了上来,她难受地捂着嘴。

  绿儿见状急忙将一旁的玉盂端了过来,花墨染趴了过去,将刚刚吃下的东西嘉数吐了出来。

  绿儿心疼地服侍着花墨染漱了口,又替她抚着后背顺着气“二公主,这可怎么办?你总是这样吃不下东西,再这样下去,人怎么能撑得住呢?”

  “绿儿,我没事,大不了就这样去了也好,落得清清静静的…”

  “朗说!”一声厉喝,将主仆二人吓了一跳。她们一同朝门口望去,这才发现门口站着的习城。

  “你是谁?竟敢私自闯入公主寝宫,来人啊——”绿儿护在二公主身边,大謦叫着侍卫。可是有大公主在外面,那些侍卫又怎么敢进来呢?

  “绿儿,你出去吧!我没事。”花墨染看了习城一眼,轻轻地说着。

  “可是二公主…”

  “去吧,我自有分寸的。”

  既然公主这样说了,绿儿不得不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染儿…”习城走到边坐下,轻轻拉住花墨染的小手“你瘦了好多。”

  “有劳习将军挂怀,墨染没事。”花墨染轻轻回自己的手,无力地答道。

  “染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在大营里,我们不是一直好好的吗?”习城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人说变就变了呢?

  “习将军,大营里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希望你也尽快忘掉,我不想让旁人说闲话,等我的身子好一点,就会嫁到庆国去的,万一…”虽然她爱他,可是她不愿意见他为了她放弃自己所爱的军队。

  她是公主,他娶了她就注定要收敛自己的子,与官场上形形的人打交道,替父皇和玉琅筹谋国事,可是这一切,并不是他喜爱和擅长的。

  正因为她爱他,才要放开他。也许,离开他,他会活得更加自在,娶一房温柔的大家闺秀,纳几个体贴的小妾,驰骋于疆场,杀敌于马上,与兄弟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这才是他应该过的生活。

  “染儿,你在说什么?你肚子里有了我们的孩子,怎么还能嫁给其他人?”看着她惨白的小脸,习城一肚子的火怎么都发不出来。

  “习将军,这孩子不是你的。”花墨染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你…好,不是我的,那你说是谁的?”习城一再跟自己说,要跟她好好谈,可是她却总在试探他的耐心,他快要气死了。

  “这个不用你管,反正不是你的。天下男子那么多,我为仟么只能有你一个男人?”

  “花墨染,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他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就算你不想嫁给我,想离开我,难道你就要去破坏你妹妹的婚姻,去抢自己的妹夫?而且还没成婚,就给他带个绿帽子?难道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不守妇道、毫无廉的女子?”

  “你…”花墨染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他,她气得浑身发抖,喉头一,一口甜腥的血气涌了出来,整个人气得昏了过去。

  “染儿,你怎么了?你别气,我那都是胡说的…染儿,你别吓我…”习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无礼过分的话。他一边手忙脚地掐着花墨染的人中,一边大喊着让人叫太医过来。

  花墨染的昏厥惹得宫里一阵大,这次连皇上都惊动了。

  虽然皇上一直绷着脸没有说什么,可是花墨染的姊妹和弟弟却不肯轻易饶了习城。

  “习大哥,我一直尊重你,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对待我二姊。你可知道,回宫后,二姊为了你几乎每愁眉不展,你却这样不讲道理地将她气昏了过去,我直是看错你了。”花天泽冷着一张脸教训人。

  “习城,你真是太过分了!我二妹那么温柔体贴,她肯委身于你,你就应该伦笑了,就算你不念及我二妹的好处,起码也该顾顾孩子。你是鬼心窍了吗?居然对她说那么重的话,你想害死她,然后娶那个女吗?”花月清冷冷道。

  她们姊妹情深、无话不谈,花墨染在回宫后已经哭着将离开习城的原因告诉了大姊,花月清知道妹妹对习城一片痴情,所以始终忍着没有责难,但今天看到妹扶再次被欺负,她再也忍不住了。

  “不,不是的。我没有那个意思!”女?大公主指的莫非是青悠?可是这是怎么回事?“我对染儿…”

  “好了,都闭嘴吧!”一直默不作声的花沐德此刻终于摆出了天子的威严“习城,这件事情虽然你有错,但毕竟是墨染默许发生的,朕本以为你们是两情相悦,现在看来倒像是一个孽缘,也罢,既然如此,朕也不想再追究下去误了墨染的终身。清儿…”

  “父皇,清儿在。”花月清心知,父皇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不替二妹担心了起来。

  “事已至此,你尽快替墨染安排一门婚事吧!记得,选一个性子温柔些的,有没有官职不要紧,只要能陪在墨染身边,一直照顾她就好了。至于孩子,等墨染身体好些后…让太医打掉吧!”

  “不,皇上,不要!末将知错了,一切都是末将的错,求皇上饶了我们的孩子。我是真心爱染儿的,求皇上开恩,再给末将一次机会吧,皇上…”习城直地跪了下来。

  为了他的染儿,为了他们的孩子与未来,他彻底舍弃了所有的尊严,跪在地卜不断地磕着头,苦苦哀求着。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等到天子的垂怜,甚至连大公主都没有帮他说一句话…

  一个月后。

  习府张灯结彩、热闹滚滚,由皇帝亲自赐婚,习大将军将在今娶亲。

  所有人都羡慕习城的好运气,身为将军不但得到了皇家的信任,就连娶都由皇帝亲口指定。

  皇家事前对新娘子的身分十分保密,据说她是一位身分高贵的皇族千金,因为这个传闻,所有人对习城更是欣羡无比。

  热闹滚滚的喜宴,前来贺喜的宾客个个都是笑容面,只除了新郎宫习城。

  穿着一身红袍的习城,浓眉深锁,勉强挤出僵硬的笑脸接受在场宾客的祝贺,心中却是有苦说不出…

  那一,即使他的额头都磕出血了,皇上依旧不愿意松口,但他并不死心,持续跪在御书房前好几天,只求皇上再给他一次机会。

  跪了三天三夜之后,皇上终于肯见习城一面,但等待他的却是另外一则晴天霹雳的消息。

  “你辜负了朕的染儿,本当凌迟处死,但你的父亲与朕亲如手足,朕也不愿让你习家绝后。”皇上冷着一张脸下达旨意“为了彻底了断你和染儿的这场孽缘,朕会为你指一门婚事,从今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与朕的染儿再无任何关连。”

  “皇上!”习城浑身一震,甚至顾不得君臣礼仪,急得吼道:“我不要其他的女人!我只要染儿,我这一辈子只要染儿当我的子!”

  “放肆!”皇帝低喝一声。

  “皇上!臣恳请皇上收回成命。一习城双拳紧握,以再坚定不过的语气开口“除了染儿,臣不会娶其他的女子。”

  “大胆习城!”皇帝大步向前,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脚,以更冰冷的语气说道:“君无戏言,朕更不可能为你这混帐家伙收回成命!你若坚决抗旨,那就等着门问斩吧!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宫去!”

  “皇上!”

  可惜皇帝根本不给习城继续说话的机会,召来宫廷侍卫无情地将习城轰出皇宫。

  习城失魂落魄地被人送回习府,而圣旨也随后就到,皇帝谕令赐婚,若不遵从,习府上下都得跟着陪葬。

  即使自己再不情愿,他却不能因此连累母亲以及习府上上下下无辜的性命,所以他只能接下谕令,将婚事全交给母亲处理,自己则是抱着酒瓶混沌度

  这,习城像一尊无魂无魄的人偶,他将一身红衣的新娘回习府,木然地拜堂、木然地接受到场宾客的恭贺。

  深夜时分,当所有宾客都散尽,他踩着无比沉重的步伐回到了新房。

  一身红衣的新娘温驯地坐在边,但习城看也不看,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喝着闷酒。

  染儿…染儿…你可知道习大哥现在好想你?过去都是我的错,难道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我只要你,不要其他的女人!

  一杯接着一杯,却怎么也解不开他心里的郁闷。

  就在习城喝得快醉的时候,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习将军为何闷闷不乐?莫非对这门婚事不满意?”

  习城抬头,这才发现说话的人是坐在边的新娘子。他扯开一抹讽刺的笑“我想娶的女人不是你!”

  “既然将军如此不情愿,为何要应下这门亲事?”隔着红巾,再加上女子刻意低了嗓音,让习城愣了一会才听明白她的意思。

  “若我不娶,皇上要将我习府上上下下全部问斩。”习城痛苦地开口:“我已经辜负了一个世上最美好的女子,又怎能再连累其他无辜的人?”

  “世上最美好的女子…她真有这么好?”

  “在我心中,她就是最好的。”习城苦笑,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过去是我蠢,是我放不下心中的成见,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但现在,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将军。”新娘子似乎被他的深情所烕动,起身向习城走来。

  当习城感觉到一股香气靠近时,他身子一僵,动作有些狼狈地起身道:“抱歉,我知道这么做对你不公平,但我真的不能,这房间留给你,我走了!”

  眼看习城像是身后有恶鬼在索命似地打算逃走,新娘子终于忍不住地喊了一声:“城哥哥!你不要走!”

  熟悉的呼唤声,让习城整个人如电击般僵在原地,深怕这是自己喝醉酒产生的幻觉。

  “染儿?你…你是染儿吗?”习城不确定地喊着。这世上,仅有染儿会用这种又温柔又甜美的嗓音喊他“城哥哥”

  女子缓步来到他的面前,静静地等待着。

  习城深一口气,知道唯有掀开红巾才能知道真相,他缓缓伸出手,却发现在战场上举剑杀敌都毫无所惧的手臂,此刻居然微微在颤抖着。

  扯下盖巾,红巾下新嫁娘的容颜赫然在眼前,水灵灵的眼瞳,桃般的瓣,小而的鼻子,粉的脸颊,真的是花墨染!

  “染儿!”习城双臂一探,紧紧地抱住失而复得、以为再也见不到的娇小人儿,甚至直接将自己的脸贴在花墨染的脸上,一脸足地低喃道:“染儿,是你!真的是你!感谢上天,我现在才知道只要有你在,其他的我都可似不要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什么将军、什么建功立业,我已经都不想要了,只要能整守在你的身边,我就足了。”

  花墨染红着双眼,足地依偎在他的怀中,同时在心里感谢着父皇和大姊,刻意以圣旨迫,以惩罚他当初让她伤心的恶行,当她听到这一个月习城终以酒度时心里十分不忍,但是当她刚才听见心爱男人的告白,一颗心开心得都快要融化了。

  两人重新回到了边,互诉衷情,习城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皇上和长公主的计谋,故意让他悲惨难受,回敬他过去让花墨染伤心的恶行。

  “城哥哥,我知道你喜欢上战场胜过当京城里的驸马,可是…”

  “染儿你别担心,就算我不当将军,还是可以督管兵马调配。再说,后如果安泽有重大危险,我还是会带兵出征的,不管到哪里我都带着你,只要你这位公主不怕跟着我吃苦就行了。”习城的心里早已做出了选择。

  “我不怕苦!”花墨染急切地表白。“真的!只要能和城哥哥在一起,我…”

  “嘘!小妖,你的心意我都明白。”重逢的极致喜悦盈全身,在看到怀申明照人的美娇后,很快地就转换成另外一种念。“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说话,但不是现在。”

  他和她分离了如此之久,他早已经忍耐不住了,直接低下头吻住那朵娇瓣,开始了第一番的玫城之战。

  “晤…”花墨染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连自己的衣衫被扯开了都浑然不觉。

  大红色的上,习城小心翼翼地下花墨染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衣衫,脸色越来越不悦“这嫁衣怎么这么多层啊…呀,不管了。”

  他用力一扯。

  “城哥哥…我爱你…”她喊出自己的真心。

  “染儿,我也爱你…”如黄鹂鸟般的哦声,回在习府漫天漫地的红色中,久久不散…

  全书完结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驸马太霸道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守护小可爱长公主招夫 长公主招夫 帝本薄幸隐藏版娇妻大男人别惹我这下麻烦大了侠客爱记仇侠客不柔情亲爱的床上见
免费小说《驸马太霸道》是由作者艾蕊儿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驸马太霸道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驸马太霸道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goszzx.cn)立场无关。
百灵炸金花百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