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睡小情人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陪睡小情人  作者:石秀 书号:45903 更新时间:2019-9-27 
第十章
  “微笑,以后你只能留在我身边,不要再理会那些与你无关的纠葛,答应我,可以吗?”高同德躺坐在病上,因为林微笑的悉心照顾,他身体恢复了不少。此刻微笑正坐在病前,轻轻地吹凉一杓粥,送到高同德嘴里。

  “哥哥,我会听你的话。”微笑着看着他,林微笑将粥送到他嘴里。

  过去…只能当做是作了一场梦!

  梦萦心上,不过是徒增伤感,而眼前,才是她切切实实要把握的现实。她一颗心,正慢慢地回归原来那条轨迹。

  时值隆冬,白雪霭霭。

  从警察局办完复职手续,林微笑挽着高同德的手走出大门,小雪纷纷扬扬飘下,林微笑停下脚步,为高同德理了理外套的衣领,俨然一个贤淑的小子模样。

  正当她再挽起高同德的手臂仰首想向前走,蓦然看到面前熟悉的人。电光火石间,她倒一口凉气,心跳也了节奏。

  不,不可以再想,她努力地抑制内心的悸动。

  黑色西服的佘森在雪地里仍然是那么的桀骜不驯,他双手袋,一左一右两个贴身保镖,望着面前的她,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却全落入林微笑眼里。

  “不错,你们…终于在一起了。”佘森点点头,颇有欣赏的意味。

  “嗯,我们很好,你不要再打扰我们!”林微笑故意挽紧高同德的手,她极力演好这一场戏,只因为眼前这个人,与她再无瓜葛。

  “微笑,只要你过得好,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佘森丢下这一句,坐上司机开来的车子,眨眼车子消失于视线。

  “微笑,我们回家做饭吃,好久没吃你做的拿手好菜了,好想念啊!”车子上,高同德体贴地说,目光注视着前方。

  “不好了!”随着他一声低呼,林微笑抬头望向前方,只见一辆车子侧翻在路旁,已经开始冒起滚滚浓烟,情况十分危急。

  “微笑,我们得后退,怕是会爆炸!”高同德猛地倒车,然后准备向后。

  冷的高速路上,人迹稀少。

  “同德哥哥,快停车。”随着一声变了调的腔音,林微笑颤抖着嘴望着不远处“好像是他的车子,是佘森的车子!”她无助地推开了车门,跑了出去。

  “微笑!你回来!危险!”高同德来不及下车,只能大喊,可是却阻止不了林微笑向那辆车子冲去的脚步…

  等到高同德下了车门,林微笑已经消失于浓烟之中,随着一声爆炸声响,高同德本能地趴倒在地面。

  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

  高同德绝望地闭上双眼,面前一片苍茫让他心力瘁,而最重要的是,微笑,他的微笑,不知道是否还在…

  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却只见那片雪海中,搀扶着走出两个身影…

  “微笑,微笑,你没事!”高同德了上去。

  “同德哥哥,你快点救他!”林微笑紧抱着怀中的佘森,一脸焦急。

  “这次,你们确保万无一失?”黑二别墅里,低哑的男声小心地问道。

  “的确,我们的确是撞向那辆车,最后停在前方,看到一片滚滚浓烟,然后才驱车离去,不久还听到一声爆炸,就算佘森是金钢之躯,也无法幸免于难。”两个男子谨慎地待着。

  “嗯,做得很好!哈哈,佘森这次,必死无疑。”黑二拍拍膝盖,难以按捺的激动。

  本来让女儿收购股票,就是为了给佘森沉重一击,让他在集团里面信誉无存,而现在只要佘森一死,他便可以回那些资金,然后再折为股票回股东手上,这样就可以巧立名目取得老股东的信任,对于他独掌大权,单是这一番小小的行动,已经绰绰有余。

  “少爷,你醒了。”雪白的病房里,几个黑衣男子紧张地凑上前来。

  佘森环顾四周,感觉到一阵头痛裂的痛楚,他抱着脑袋,混沌中醒来的痛是如此的清晰。

  他记得危中那个小小的身影,努力地将他从后座着他的座椅中拉出来,他记得她拉他出来不久,就是一阵爆炸声,可是他疼痛得昏了过去,最后的意识里,是她扑到自己身上,为自己挡住所有随之而来的危险。

  她…怎样了?

  “救我的那个女孩,她怎样了?”他一把抓住面前一个男子的衣襟迫切地问。

  “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送您到医院的,我们是锋叔安排来照顾少爷您的。”男子以冷静的口吻说着,他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女孩,在面前这个伤痕累累的少爷心中的分量。

  一把扔开他,佘森抓起手机,一通拨“锋叔,微笑她…”

  “林小姐她为了救你,已经…少爷,保重身体,相信林小姐不希望看到你不爱惜自己的样子…”电话那头,锋叔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死了?没有我的允许,谁敢把她带走?

  佘森重重一拳打在桌面上,一声钝响。

  “少爷,伤口又血了。”黑衣男子关怀道。

  “医生,医生,快过来。”看着面前发疯般的少爷,几个男子慌作一团,只好叫医生。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至少…在为微笑报仇雪恨之前,我都不会糟蹋自己的身体。不必叫医生了,你们都出去,我要静一静。”佘森倒头便睡,殊不知泪水却在他俊俏的脸上蔓延。

  自他懂事之起,他从未过一滴眼泪,什么生死离别他没经历过,什么痛苦磨难他没尝试过,就连世上唯一的亲人离去,他都只是简单而沉默地献上一炷香。可是那个柔弱的女子,却不知为何,让他的心如同缺了一块,他知道没有她的日子,他心将会残缺,藏着遗憾在心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待他再次睁开眼睛清醒过来,窗外已经又是一个晴天,飞机飞过天际,恍惚间一个清丽的女子正将小杓的粥送到他嘴里。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微笑,是你吗?”

  “森,你痛我了!”女子皱眉,缩回手。

  “茉莉,是你。”佘森松开她的手。

  “森,别再难过了。”他梦中低唤的人,他不断涌出的泪,她看在眼里,伤在心头,她一直明白少爷的心事,也正因为太懂他,她才甘心情愿退出,只为成全少爷与林微笑的幸福,而此刻,看着少爷彻夜心痛的样子,她又何尝好过?

  “茉莉,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是就错了?”

  “嗯?”茉莉抬头望向他,佘森正望着窗外的蓝天,透明的眼眸中折着深邃的忧伤。

  “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私心,带她来到我们这个世界。她的世界本来就纯粹如同天堂般,没有一丝恶,而我们的世界,处处是杀戮、狡诈、血、冲突、阴谋、罪恶,我把她带来,却没有能力保护她,因为这样,我内心现在全是痛苦与懊悔的煎熬。茉莉,我的心真的好难受。”

  佘森把脸埋进掌心。

  “少爷,你盖好被子,你看窗外雪融化了,外面真的很冷。”

  “茉莉,我是不是错了?”

  “少爷,你没有错,爱一个人是没有罪的。你们彼此相爱,身为一个局外人,我看得再清楚不过,如果说真有什么不合时宜,那就是一些破坏整个大局的人。林小姐为了救你牺牲她自己,就如同你甘愿为她内心受折磨一样,这就是爱最深挚的表达。”

  茉莉叹了一口气“天下间难得是有情人,就像有些人不管多么努力,都无法走入另一些人的心一样,所以,少爷,我相信林小姐为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怨无悔的,自然地,她永远只希望看到你开心快乐,而不是痛苦自责。这就是她保护你,保全你的生命的初衷。”

  “嗯,我想,我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佘森目光坚定望着前方。

  蓝鹰集团内部,黑二设宴,一片声笑语,可谓座无虚席。

  其中除了一向与蓝魔集团走不同商道的帮派,还有一些国外帮派,记得当时佘鹰在时,是极力反对蓝鹰集团与此等帮派有任何关系的,而现在人走茶凉,黑二当然可以明目张胆,胡作非为。况且他略施计谋,就可以让众叔伯的利益失而复得,虽然一切都是他从中作梗,可是不得不佩服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功力。

  “从今起,只要我黑二有饭吃,大家都不愁没饭吃,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要大家卖力为我做事,我自然为大家争取最大的利益。”黑二言之凿凿。

  众叔伯虽然对黑二某些做法抱有不,可是为了长远利益,为了明哲保身,只好一片附和。

  “怕只怕,是有命挣钱,没命花。”人群中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让周遭如同泼了一桶冷水。

  周围安静下来,佘森信步走来,气宇轩昂。

  “佘…佘森,你不是死了吗?”黑二连退两步,手握椅把稳住了自己,不觉抹了把汗。

  “你当然想我死了,可惜,天公不作美,无法成全您老人家的心愿。我能逃过你一次又一次的暗杀,只因为你作恶多端,等着我来收拾。”

  “呵呵,可惜啊,你死或不死,对我已经不造成威胁,今天众叔伯兄弟齐聚一堂,我就说个明白,你佘森在这里已经无立足之地。”黑二指着地板,说话字字掷地有声。

  “等我通知一个人来,就可以证明是你黑二的话有分量,还是我佘森的话有道理。背信弃义、中私囊、无恶不作,用在你身上,也不算过分了。”佘森嘴角一丝笑意。

  黑二眉毛一挑,其实心里也在盘算着,还有什么人对他存有威胁,他不能功亏一篑,想着,对着身后的左右手使了个眼色。

  我倒是要让他佘森知道,姜还是老的辣!苞我斗,他还了点。

  过不多久,锋叔行匆匆走近佘森,轻轻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佘森为自己不够谨慎而扼腕。

  “怎么,通知的人还没到?还是本来就是你捏造的人,无中生有?”黑二知道事成,心中暗喜,嘴上也得理不饶人。

  周围也开始为两人的争论而窃窃私语。

  “佘森,这里似乎已经不你,要不要我叫保全请你出去。”黑二下逐客令。

  “就凭我是佘鹰的独子,似乎还没有什么人有权力赶我走。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坐在一边,继续看你的戏,多一个人捧场并不是坏事,有什么参差漏,也可以给你指正指正,不然我怕这个位子,你还没坐稳,就得跌下来。”

  黑二被他气得深呼吸了一口气,也感觉周身不自在起来。

  “听说林小姐为了救你而死,你仍然有这样的雅兴看我黑二作戏,真是太客气了!我黑二一定不负众望,好好打理帮派杂事,重新振兴大业!”故意地刺中佘森一软肋,他就是想看到,在他面前没大没小的佘森生不如死,况且他这条命,是他最爱的女人用命换来的。

  而这招果然让黑二得逞,佘森心病被翻起,没办法再去招架面前这个恶毒的男人。他嘴角有一丝笑意,可是与斗志无关,切实地只是苦笑罢了。

  “不过一个救命恩人死了,连到她的坟墓去献一朵花,表示感激的机会都没有,这…算不算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失败?”黑二继续火上添油,他就是要让佘森一蹶不振。

  周围兄弟叔伯听说这样的内幕,也不好评论,只是一片沉默。

  而门外,一队人马正前驱直进。

  “所有人等都趴下,谷黑二,乖乖的,你就束手就擒!”带头人正是高同德。他手握手直指黑二,眼中是司法的严明与公正,而黑二也迅速地摸出来,直指对方。

  “原来真的是不负众望,好戏真的在后头。”佘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副不怕死的模样让人为他捏几把汗,只要黑二稍稍偏一下口,他就直赴黄泉了。可是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生,他只为了报一个仇;死,他可以随时随她而去…

  如果有什么真正放不下的,就是不想留着黑二这样的败类,在世界上作恶多端。而现在,黑二正是警察要捉拿的人,他自然而然是松了口气。

  “爸…你不要一错再错了!”谷维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前。

  “呵,你这不孝子!从来只会阻碍我的脚步,你要是有你妹妹一半的本事,你老爸我就不至于这么用心良苦,这么徒劳无功,全是你这不孝子,没用的东西!”黑二一激动,举起想杀死自己的儿子。

  “慢着!我只听说虎毒不食儿,没想到你黑二是比虎狼更要毒辣!看来这戏是一环接一环,更好看!”

  而他不知道,还在危襟正坐,一片悠然自得地看着好戏的自己,被他一向认定是情敌的人移动着脚步靠近,并且在黑二正向他举的同时,挡在他面前。

  随着一声响,周遭也声四起,而黑二在一眨眼中,已倒在血泊中。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高同德,佘森心里不是滋味,他握着高同德的手,大喊着叫救护车。

  “你怎么跟微笑她一样那么蠢,救我这种不值得的人!”佘森红着脸,脖子上青筋暴出地吼道。

  “微笑救你,是因为她觉得你值得;我救你,是因为我为了微笑,什么都愿意去做。”高同德微微一笑“你不用叫救护车的。”

  “你想死也不用这样啊?你只不过想比我早一步去找她而已,需要这样吗?她更想你好好活着。”佘森冲着他大声嚷嚷。

  “呵,你能这么想就好。佘森,我没事。”他拍拍身上的防弹衣,对他调皮一笑。“你…你比那黑二老头更会演戏。”

  “演戏归演戏,我今天来,是要还你一个人情。”

  “有什么人情要还我?”佘森看着四周一片狼籍,回过头问。

  “是人,一个你朝思暮想的人。”

  佘森内心一阵激动,抬起头茫然四顾。

  “笨蛋,你以为我会带她来这种是非之地吗?”

  “那么,她在哪里?”佘森握着高同德的手臂迫不及待地问。

  驱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两人望着早欣欣向荣的景象,感受着清新的气息。

  “我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尽管表面上她答应永远留在我身边,可是背地里,她其实一点都不开心。我想,爱就是爱,那种深入内心骨髓的感觉,是再多的友谊与亲情都无法取代的。所以,我才做这么一个艰难的决定,把她回你手上,我想,我留着一个没血没的布娃娃在身边,不如把她有血有地还给你,而我,远远看到她的笑容就足够。”高同德拉拉围巾,早的寒意仍然夹着冰冷的空气渗入他衣服里。

  “她,一直都好吗?”佘森知道那个身影很快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他仍然很想知道,她近来可好,毕竟,离上一次见面,已经两个月了。

  “她很好。我希望她能毫无保留地重新接纳你,而不是掩饰自己真实的情感过日子,她在害怕。”

  “害怕?”

  “她只是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庄成长的女孩,而认识你,她经历太多的触目惊心,这是她那小小的心灵承担不起的沉重。或许她已经开始懂得了防避,逃避…你知道的,她一直没有她表面的乐观。小时候,她只是一个弱小的孤女,与她的婆婆相依为命,周围很多人欺负她,而我的出现及对她的帮助,使她早已把我看成她的救星,这是她一直错爱我,仰慕我的原因。其实她应该有自己追逐的爱情,她本应该松开我的手走向你,可是,她的情深义重,又让她割舍不下。”

  “她很痛苦的,可是那傻丫头,永远不说出来,只让自己默默承受这一切。”高同德无奈地摇头一笑。

  “曾经,我就是一个不懂得珍惜生命,飚车、毒、打架、无恶不作的人。仗着老爸有钱有权,任意妄为。而因为全心爱上这么一个人,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这就是爱情上最大的回报了。是她,让我有好好活下去,成为一个好人的信念,而让我有这样的珍惜生命想法的人,就是林微笑。”

  “她有一颗仁慈的心,可是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她带给身边的人快乐与鼓励,却完全忘记了她自己,从不懂得为自己着想一下,就连一个复仇…都失败如同闹剧。”想起前尘往事,高同德笑了,佘森也笑了。

  “高兄,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她,以后,我不会再让她受伤害,不会再让她孤独一人。”

  轻轻地推开木门,早的积雪融去,院子里青草已经冒尖。

  “同德哥哥,你回来啦!”那张久违的笑脸出现在门口,眨眼笑容僵住,如梦乍醒般望着面前这一个人。

  “微笑,你…我很想你。”佘森走上前,将她拥入怀里,尽管她抗拒着,最终仍然是推开不了他强有力的手臂,顺从地伏在他前。

  “微笑,我爱你!我们结婚,好吗?”佘森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温柔无比。

  高同德识趣地走出门外去。

  “可是,同德哥哥一个人,怎么办…”

  “傻瓜,我会给他介绍更多美女的,你就放心好了。”佘森捧着她的脸,像捧着世间奇珍般小心翼翼。

  然后一个疯狂而热烈的吻,轻轻地了上去。

  迫不及待地轻扯下她的外套,轻拥她进房间关上门,他将她推倒上,轻轻地褪去她的衣裳,那丰人的身姿落入他眼底,他上她身体,将她圈于怀中,轻着她的舌,她雪白的项脖,她的耳垂,她前盛开的蓓蕾…正待他准备进入她身体时,她轻轻地推开了他。

  “微笑,不要害怕…”他低喃,张开她的双腿。

  “不可以…”她脸一红,轻轻地推开他。

  而兴奋的他无法控制地拉开她掩盖自己身体的双手,两人赤luo相对,她那绯红的躯体,更是牵引他最迫切的渴望。

  “森,我有宝宝了!”她羞怯地低下头。

  “你是说,我可以当爸爸了,是吗?”他英眉一蹙,欣喜若狂地停下手中不安分的动作,松开了她,并为她牵上棉被。“嗯。”“微笑,我好开心!”他握着怀中人儿的手,轻轻地将她拉入自己怀中,轻抚她的柔软身躯,大掌在她小肮上游移。

  经过之前的战,佘森终于将黑二余一网打尽,并且重整旗鼓。

  他与微笑的婚礼是在择明幼儿园进行的,兄弟叔伯纷纷到场祝贺。

  经历了黑二一事,所有人都知道佘森一片用心良苦,在集团危急关头,仍然顾及着老一辈的面子问题,这样的人,才是一个集团领袖应有的作风。

  人声鼎沸中,可爱的小朋友们排成一队,出他们美丽高贵的微笑老师时,帮内大大小小弟兄无不为眼前的美好而感激涕零。多年来的出生入死,早已让他们忘记什么是纯真,而现在,老大执掌帮内重大任务,警察也来坐阵,才让他们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魅力。

  “恭喜少爷失而复得,双喜临门!”

  随着一阵阵恭贺之声,婚礼圆结束,佘森紧紧握着微笑的手,沉浸在一片幸福喜庆之中。

  一年后

  “小铃铛,快出来,不然妈妈要生气了哦。”择明湖畔一幢别墅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不要喊了,那个鬼精灵,一定又在厨房吃糖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一只修长的手臂一把将畔青丝散落的女子拉入怀中。长腿跨过她的身体,将她在身下,含着她的先是一阵狂热的吻,几乎要让她窒息。

  她伸出手臂搂抱着他健硕的身躯,任他的吻滑过她的下巴、颈项,再停留在她前,总之,不要再进入她身体,不要让她再怀上宝宝,其他的她都乐意与他配合。

  可是那双不安分的手,仍然滑过她的大腿,鲁地张开,并将身体倾向于她。她双腿本能地一缩,抗拒着他的身体。

  “不要…”她皱眉轻叫。

  “傻瓜,不会痛的。”他轻轻地安慰她,一点一点地牵引着她,就在她放松之际,他已经对她身体发起了强攻。

  “会有宝宝吗?”趴在他怀中,修长的指尖轻轻地点着他的下巴,一张小脸上布了担忧,生小铃铛的时候,她就知道害怕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不想再经历。

  “一个小铃铛已经够头疼了,我才不要再来一个小捣蛋跟我分享你呢!”一个翻身,他把她在身下,正含上她前粉红的蓓蕾。

  她一个身后退回到头“看你脸胡渣,快起整理一下。”

  “我偏不!难得今天放假,我才不要浪费和我老婆浪漫的大好时光。”他一跃身仍然是含上她前的甜蜜,如一个贪婪的孩子般着,抚着。

  清脆的银铃声传来,林微笑一把拉上被子蒙上自己的身体,要是让小孩看到那还得了。

  “妈妈,爸爸呢?”小铃铛抱着一只小熊,好奇地望着披头散发的妈妈。

  “呃…爸爸在跟小铃铛捉藏了呢,小铃铛赶紧去把爸爸找出来。”为了不让女儿看到那些儿童不宜的场面,林微笑只好撒了个谎。可是那可恶的佘森,仍然在被窝里折腾着她,仍不失时机轻啃了她**,害她差点尖叫出声。

  “妈妈,被子在动动。”听到女儿稚的说话声,被窝里的人才安分地躺在她怀里装死。

  “是妈妈自己的啦,小铃铛乖,出去玩。”

  “好,小铃铛乖乖,去找爸爸啰。”说着伴着一阵清脆的银铃声走远。

  而这个时候,被窝里的不安分又蠢蠢动,为了惩罚他,她不停地抓他,可是却更是起他占有的望。

  “可恶!我不要生宝宝啦!”她努力地身不让他进入自己身体,可是力量却不到他一半,被他箝制着不说,还任由他操纵自己,长发披散在枕畔,传来二人急促而有节奏的息声,如同清晨的响乐般。

  “妈妈,小铃铛找不到爸爸。”两人沉醉在一片疯狂之中,完全忽略女儿的出现,听到稚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被窝外的林微笑猛然睁大了眼睛,女儿正指着被子双目有神,兴奋地说:“可是爸爸好像在被窝里面?”

  两人的动作僵硬了,她感受到佘森在被窝里趴倒在她身上,重重地叹了口气,气息拂过她皮肤。

  “呵呵,哪有啦?小铃铛乖,妈妈和爸爸在睡觉,等一下起再和小铃铛玩,好吗?”

  “就说嘛,早知道你们在睡觉,小铃铛就不吵爸爸妈妈睡觉了。”小铃铛听话地跑出了房门。

  “再这样被那小丫头三番两次地折腾下去,我看我快要死翘翘了。”被窝里,佘森咬牙切齿地说。

  “我再这样跟她撒谎下去,我就变骗人妈妈了。”林微笑嗔怪地说。

  “那么,为了我们的宝贝女儿,我们得转移阵地。”佘森翻身下,一把抱起他同样**着身体的夫人。

  “你该不会…”

  “嘘…”

  书房的冰凉的木质地板上,传来了两个人厚重的呻

  “你真想我再生一个小调皮?”

  “管不了那么多了,况且,咱俩的小孩子,不是越多越好吗?听话,让我痛快地跟你制造小宝宝…”

  暧昧且甜蜜的气息充斥整个书房,接着,地板上传来了一下又一下,幸福的唱。

  ——全书完——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陪睡小情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挑逗甜心驸马太霸道守护小可爱长公主招夫 长公主招夫 帝本薄幸隐藏版娇妻大男人别惹我这下麻烦大了侠客爱记仇
免费小说《陪睡小情人》是由作者石秀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陪睡小情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陪睡小情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
百灵炸金花百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