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甜心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兔甜心  作者:安裘绿 书号:45906 更新时间:2019-9-27 
第十章
  事后,任苡穿着他的衬衫,坐在沙发上,偎在他的怀里。

  林凯恩搂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她的秀发。

  “感冒好像好了点,头不晕了。”她敲敲自己的小脑袋。

  “当然,身汗,这招治感冒最快了。”他娇宠的捏捏她粉的脸蛋,拿起小毯盖在她的身上,再吹到风就不好了。

  她突然的昏眩,把他吓得至少少了五年的寿命,绝对不乐意再承受一次这种惊吓。

  任苡羞答答的往他的怀里钻,贴着他的膛,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聋,用来平复自己今天起伏过大的情绪。

  冷静下来后,其实她很意外。

  他的不信任的确让她心痛,可是他的态度让她有一点心疼。

  你说怎样,我就相信是那样。不管如何,你休想拿这当理由离开我。

  现在回想起来,他说的这些话有点酸、有点苦涩,却也带着甜蜜。

  他很在乎她吧?所以就算她的过去真的是那样,他还是想留下她?

  “在想什么?”林凯恩发觉小人儿僵在自己的怀里,不言不语也不动,差点以为她又身体不适而晕过去了。

  “我在想…”她抬起头,刚好对上他漆黑有神的眼眸。“你应该真的很喜欢我吧?”

  他低下头,轻啄她的,好掩饰自己的心突然揪成一团的苦涩。“何止喜欢?简直爱惨了。”

  她的笑对他来说已经是毒瘾,戒不掉了。

  “你知道吗?我姊姊曾经跟我说别爱上不该爱的人,我们家只是小小的务农人家,像你这种家世背景的人,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奢求了。”

  “苡,我不在乎这个。”

  看他神情紧张,她给他一个吻,安抚他。

  “我姊姊也不在乎…姊姊说她很幸福,对方也很爱她,什么都给她,只是姊姊最想要的,那男人给不了。”

  林凯恩不打算发表意见,静静的听她说。

  “我一直在猜想姊姊最想要的是什么,对方给了姊姊房子、车子,也让她不愁吃穿,那么姊姊想要的是什么?难道姊姊在乎的真的是名分?可是这不是每个第三者都该有的自觉吗?拥有了不应该的爱,惩罚就是见不得光。直到昨天那个男人说想约我吃饭,想跟我聊聊姊姊的事情,他说他爱姊姊,可是没资格强留姊姊在身边,姊姊若真的要离开,他会放手。”任苡泣不成声,哭倒在他的怀里。

  “乖。”心疼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自责不该误解她,他居然让她承受更多的压力。

  她摇摇头,眼泪越越多“你知道吗?我终于懂了姊姊最想要的是什么,她想要的是对方坦然的在乎,那种理所当然不让她离开的资格。姊姊是第三者,所以当她累了,说想走的时候,对方只能真的让她走,以为会有挽留,却什么都没有,不是说很爱她吗?为什么爱她却不将她留下?最后只能让失落慢慢的在心里累积,带着慢慢缺角的爱留在他身边。我昨天看姊姊的记,不敢去细数她的心到底累积了几次失望。”

  林凯恩只能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藉以分担她的忧伤。

  任苡鼻子,小小声的说:“我…我原本一度以为…我踏上了姊姊的后尘。”

  她想过,如果凯恩真的就此跟她分手,她…她能离开他吗?还是会跟姊姊一样,委曲求全的待在他身边,祈求他偶尔的关爱?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什么叫做她踏上她姊姊的后尘?“是我踏上你姊姊的后尘才对吧?你没看到我爱得好委屈吗?”

  “所以…我好庆幸在我想放弃的时候,有你还坚持着我们的感情,你没有放我走。”她紧紧的抱住他。

  刚硬的男人心因为这小小的举动而变得柔软,他承认自己彻底的栽在这温柔乡里了,还有哪个女人会有这种魔力,一举一动都在无形中将他值得更紧?

  “谁教我不能没有你呢?碰到你这么甜美的小白兔,大野狼也只能投降了。”

  看他小媳妇似的委屈表情,任苡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你比我还委屈?我们的家世背景差很多,你是高高在上的小老板,你的父母一定希望你娶个门当户对的女子,至少在事业上能助你一臂之力,这些问题我也会害怕啊!”要配得上凯恩的条件,她都没有。

  他逗她红通通的鼻子,顺便咬了一下。

  “相信我,我爸妈对我娶进门的老婆只有两个条件,一是女的,二要能生,就好了。”

  “这么简单?”她不敢相信的眨眼睛。这是他说来安慰她的吗?

  “真的,你也该见见我爸妈了,就知道他们多害怕你跑掉,多担心你不愿意嫁给我。”

  说到见他父母,任苡迟疑了一会儿“凯恩,我有个小孩要养,不知道你父母…”如果两老不能接受忆慈,她是不愿意嫁给他的。

  “别想太多,有现成的孙子可以抱,老人家很开心,家里都是大人,无聊透了,多个小婴孩才像个家。”

  听他这么说,她终于安心。“她叫忆慈,是个很可爱又很乖的小婴儿。”

  “苡,忆慈…你们家是照族谱取名的吗?”比较少听到女儿也照族谱命名。

  她摇摇头“她之所以叫忆慈,是因为我姊姊叫苡慈。”

  苡慈,忆慈,难道是…

  林凯恩看向任苡,看到在她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不舍的抱抱她,拍拍她。

  “我们连你姊姊的份一起疼小忆慈,如何?”

  她的眼泪又哗啦哗啦的下,可是这回是开心的、感动的。“嗯,凯恩,谢谢你。”

  他怜惜的抱着她,故作苦恼“你把我的衬衫都哭了,等等我要穿什么走出休息室?”

  低下头,她瞧着自己身上的衬衫,果然淋淋的,不过现在哪管得了这些,还是开心的扑到他的怀里,用力的亲了他几下。

  “谢谢你!谢谢你!”

  “傻瓜!”

  爱,何须言谢,一切都心甘情愿。

  她像猴子,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今天一早踏进公司,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些许评论,有的指指点点,有的不敢相信,有的面鄙视。

  这算是办公室恋情的后遗症吧?尤其对象还是高高在上的总经理。

  平常上班时间忙不过来,任苡都嫌时间过得太快,今天却是度如年。

  刚刚去了趟洗手间,发现自己成为连续剧中那种勾引老板的狐狸,她苦笑,徐雪琳的策略算是成功了一半,每个人都相信她的说词,甚至还自己加油添醋,加了好几段故事进去。

  经过了昨天,她成了公司里女同事的公敌。

  甚至刚刚小陈经过,看了她一会儿,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上楼。

  两个人在一起,有这么罪不可赦吗?

  “哈啰,小甜心。”

  看着最照顾自己的瑶娟姊来跟自己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眼眶的,一早上承受的委屈似乎也有了出口。

  “瑶娟姊!”

  黄瑶娟心疼的拍拍她的肩,这两天突然发生的这些事情跟八卦,对年轻的苡来说,真的超过她能承担的了。

  “身体好点了吗?”

  “嗯。”任苡微笑的点头。

  黄瑶娟贴心的买了一盒咖啡糖来给她“唔,这几天你应该会吃糖吃得很凶,心里郁闷就吃,别闷着。还有,跟小老板的问题解决了吗?”

  任苡感动的打开糖果盒,跟瑶娟姊一人拿一颗,放进嘴里。

  “没事了,而且徐小姐说的都是真的。”看到瑶娟姊惊讶的眼神,她赶紧解释“不过那个人不是我,是我的亲姊姊。”

  黄瑶娟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误会就是这样吧!真的有人有心要造谣,还怕没故事来陷害对方吗?

  当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固然不好,但是想必也有她背后的心酸。

  一个女人在自己的框框中,等待对方闲暇之余来填补自己空虚的心,不能哭,不能吵,不能埋怨。

  “他回来找你姊姊?你姊姊有接受他吗?千万别回头啊!”同样都是身为女生,她还是私心的觉得,每个女生都值得好男生去珍惜、疼爱,而且唯一。

  苡淡笑,眼神幽幽的望着窗外,摇了摇头。

  “那就好,感情还是看开点好。”

  “我姊姊过世了。”

  “什么?”因为太过讶异,黄瑶娟的音量不由自主的过高,引起其他同事的侧目,她赶紧跟大家比了个抱歉的手势,靠到任苡身旁,小小声的说:“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姊姊应该也没比你大多少吧?”

  “我姊姊怀孕了,但是男方并不想要,怀孕期间大吵大闹,没吃好,也没休息,她的身体可以说是一团糟,后来难产,熬不过去。”

  姊姊是个标准为爱而活的女人。她曾想过,如果姊姊生产的时候有那男的陪在身旁,是否就会撑过去?

  “这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黄瑶娟遗憾的说。这么年轻的一个生命就这样为了爱情消耗自己,值得吗?“小孩呢?”

  说到忆慈,任苡原本低的心情马上变得温柔。“在彰化老家给我爸妈带,快一岁了,很乖,很听话,很可爱。”

  母爱果然是天生的,黄瑶娟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也是不舍这样的一个小女娃。

  “孩子一岁时,一起去看看她吧!我也来认个干女儿好了。”

  “瑶娟姊?”

  “反正我没有小孩,认个漂亮小东西来疼也好。”

  任苡有股冲动,突然上前抱住她。“瑶娟姊,我真的好爱你。”

  从小虽然是跟着姊姊长大,但是两人的个性相差悬殊,所以没什么集。而瑶娟姊对她的所有照顾和关心,刚好弥补了她这从小就藏在心中的遗憾。

  “笨丫头。”黄瑶娟心疼的拍拍她的小脑袋。“咱们是好姊妹,说这做啥?”

  “是啊!好姊妹互说心事就好了,爱来爱去就免了。”

  这声音。

  “啊!”“小老板!”

  糟糕,第一次上班摸鱼被抓到抓得这么准的,黄瑶娟尴尬的笑了笑“我想起办公室还有事,先去忙了。”

  看着瑶娟姊飞也似的跑走,任苡傻傻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想到现在是上班时间,她跟他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连忙回过一神来。

  “呃,小…小老板好。”她赶紧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专心工作,免得又落人口实。

  “你过来。”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的林凯恩开口。

  任苡左瞧瞧,右望望,再用眼神询问是否是在叫她,从他的眼神中,她知道了答案,认命的起身,跟着他走。

  这下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明天八卦谣言一定传得更难听。

  一走进总经理办公室,任苡马上碎碎念“怎么突然跑下来找我?可以打电话叫我上来啊!”“不想看到我?”

  “不是,是…唉,说了你也不懂,那是小小员工的心酸。”大家的八卦一定都是针对她。

  看来一个月内,她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林凯恩好笑的将她搂进怀里,鼻逗她的。“你有你小小员工的心酸,我也有我小男朋友的心酸。”

  “你心酸什么?”

  “我的女朋友居然背着我爱别人…”

  “我哪有?”她大声抗议。

  “五分钟之前的事情。”他可是亲耳听到。

  五分钟之前?

  “那不算啦!瑶娟姊是女的,她很照顾我,是像姊姊的那种爱,你阿呆呀?!”

  “是,我阿呆。这星期你愿意带这个阿呆一同回彰化老家吗?”

  “这星期?会不会太赶?”

  “择不如撞啰!”

  “不行啦!”

  “为什么不行?”他的眼眸已经出杀气。

  任苡干笑几聋,试图缓和气氛。“我年纪太小,还不适合带男朋友回家。”

  真糟糕,上次回去,完全忘了跟爸妈提凯恩的事情。

  “嗯,年纪太小。”原本扶着她纤的双手马上滑到她可爱的翘上,带着危险暗示的来回游移着。

  年纪小是吗?他马上可以证明她的年纪跟身心都足够当人了。

  “你…你做什么?这里是办公室,又不是在家。”她拚命往后退,却让他越抓越紧。

  林凯恩坏坏的对她笑着“办公室有办公室的『做』法。”

  他挑逗的话语成功的让任苡烧红了脸,害她像是咬到舌头,话都说不清楚“谁谁跟你说这…这个?你…你放开啦!”

  果真,他听话的放开了她。

  她松了一口气,聪明的偷偷往后退了一步,再一步,努力扩大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不过林凯恩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慢慢的退一步,他就跟着静静的前进一步,直到她撞上了身后的办公桌。

  呃…怎么会这样?后面没路了,而眼前的凯恩…眼前?!

  任苡用力的眨了眨双眼。她不是偷偷退后好几步了吗?怎么他还是离她那么近?

  “我…我该回去工…嗯…”不让她说下去,他使力将她在办公桌上,直接上前,覆住她柔软的双,听到她逸出满意的喽咛声,他继续进攻她的耳垂、颈子、浑圆的双峰,以上平坦白的小肮。

  老天!他真的在这里扒光她了。

  看着一个罩还横挂在细上的女人全身红的躺在他的办公桌上,雪白的肌肤跟暗灰色的办公桌形成强烈对此,白软绵的浑圆正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他出贪婪的神情,干渴的喉头一缩又一缩。

  他决定了,抱起衣着凌乱的她,往办公室角落的小房间走去。有花堪折直须折,更何况这朵花开得正

  “你…你去哪?”早就因为他而融化的任苡软软的问着。

  “『办』公去。”

  “瑶娟姊,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载我到火车站。”任苡看了眼手表,差不多该出发了,双手合十,深深一鞠躬。

  昨晚她打过电话回家,跟爸妈告知她与凯恩的事情,爸爸却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回来再说。”

  这个“回来再说”包括了无限可能,她想了一整晚,总觉得以家里现在的状况,跟她二十未的年纪,应该是“你皮绷紧一点”的意思。

  凯恩昨天才带着她去见他的父母,并承诺婚礼一定会尽快举行,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别再拚命暗示他“旧爱还是最美”他的父母一听这话,马上开心的拉她过去问一堆问题,并且保证不会再让徐雪琳来干扰她。

  他的父母对她这么的和善、亲切,若凯恩跟她父母的第一次见面就闹不愉快或有争执,这是她最不乐意见到的。

  昨天她想了一整晚,最快的方法就是今天先溜回老家,好好的跟父母谈清楚,也希望他们能接受凯恩。

  至于凯恩,当然不要让他知道最好,一来他会吵着要跟她一同下去,二来若让他知道她的父母还没完全接受他,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傻瓜!跟我客气什么?”黄瑶娟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小锦囊,交给任苡

  “这是给我干女儿的。不准不收,这只是小小的玉佩,保平安的。”

  “好,我乖乖的收下,谢谢你。”将小锦囊放入包包,她准备戴上安全帽。

  “任…任小姐。”突兀又生疏嗓音响起。

  她们两人同时转头。小陈?

  见他还是老样子,紧张兮兮的神情,仿佛有什么重责大任落在他的肩头,任苡微微豆大“叫我苡就好。”

  小陈顿了一下,腼腆的搔了搔整齐的短发“苡…苡,不管…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还是会相信你,你…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两个女人先是傻住,互看一眼之后,不扬起嘴角。

  “谢谢,你也是,也会幸福的。”

  小陈红着脸,转身回公司。

  黄瑶娟摇摇头,轻声叹息“其实小陈人真的不错,老实又可靠,就是呆了点。真可惜,人家近水楼台,抢先一步。”

  “嗯,有好对象,你要帮他介绍。对了,瑶娟姊,你知道公车最晚到几点吗?”任苡戴好安全帽,上车前想起这个问题。

  “公车?”

  “我怕我回来的时间太晚,有公车,当然是搭公车最好,真的不行,就搭计程车。”

  黄瑶娟皱起眉头“不用吧!不是…呃…”糟糕!

  “不是什么?”

  “上车啦!快点,赶不上这班火车,你就等下一班了。”

  呼!在大热天下走了快半个小时的路,真的不是明智之举。可是乡下地方,人烟稀少,她一路走来,都没看到半辆计程车。

  中南部的太阳,真的是好毒啊!

  任苡难受的边走边拿手帕擦汗,刚刚买的矿泉水喝光了,全身也都透了,幸好快到家了,等等一定要先洗澡。

  一回到家,她先进自己的房间,放下包包,拿换洗衣服,出来时,刚好看到妈妈抱着忆慈。

  “妹啊!你怎么在这里?你阿爸他们…”

  “妈,我先去洗澡,有够热的。”她冲进浴室,因为一心只想把身上的汗水冲去,根本没理会妈妈后面念了一长串什么。

  洗好澡,任苡全身舒畅的走到客厅,肩上还挂着一条巾,拨着头发。

  “爸?妈?”

  奇怪,怎么才没几分钟,人都不在了?知道她回来,爸妈应该不会又跑去田里忙才是。

  客厅没人,她又绕到爸妈的房间看看,还是没人,再绕去厨房看看,也还是没有。

  “怪了。”

  最近田里有忙到连忆慈都要一起抱出去的地步吗?

  任苡不解的走回房间,一进去便傻眼,意外的大叫一声。

  “嘘…小婴儿在睡觉。”

  这是她的幻觉吗?

  凯恩坐在她的上,轻拍着忆慈,叫她安静一点?

  她热昏头了吗?还是自个儿家也会有海市屡楼?怎怎么会?

  “吃到苦头了吧?”林凯恩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接过巾,帮她擦拭头发。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可是她居然听得懂,他是在嘲笑也在心疼她顶着大太阳一路从火车站走回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他把问题丢还给她。

  “我…我回家…”

  “那我就是跟着你回家啰!”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在哪里?”这真是太神奇了,她怎么想都想不到,回到自己老家,居然会看到他。

  “我们几乎住在一起,真要有心查也不难,你不会怪我吧?”

  是不会怪他,可是…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凑巧啊!”“骗人,快告诉我。”

  “嘘…小婴儿在睡觉。”他的食指点着她的,要她安静。

  见忆慈睡得正安稳,尽管她的脑子里有一堆问号,也不好意思大声追问。

  突然,她想到他来,那一定见过她爸妈了。

  “你见过我爸妈了?”

  “嗯哼。”她的头发差不多干了,他将巾还给她。

  “他们有说什么吗?”两老不会气到把客人留在家里,就这样跑出去吧?

  “我们都说好了。”大手轻抚着她的脸蛋,刚刚被太阳晒过,现在还红通通的,好可爱,让人想扑上前咬一口。

  看他笑得神秘,神情却是那样自在,她越想越可疑。

  “什么东西说好了?”

  “日子啊,餐厅啊,聘金、嫁妆之类的。”

  “什么?”任苡惊讶的大叫。

  不会吧?才没多久,怎么事情大转弯,全部出乎她的意外之外?

  “嘘…小婴儿在睡觉。”

  又是这句话!她不客气的瞪他一眼,低声量“你怎么可以瞒着我偷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也是瞒着我偷偷回来呀!”林凯恩出灿烂的笑容,表示他可没像她为了这种小事情而生气。

  “那不一样啊!”“哪里不一样?”他懒懒的问。

  “结婚这件事不是你跟我爸妈说好就好。”她气得头顶快要冒烟,他居然还老神在在的玩着她的头发。

  “我爸妈也说好。”

  “你爸妈?!”

  “喔!我爸妈举双手双脚赞成。他们四位老人家去采龙眼了,你爸说你家龙眼种得好,又甜又大颗,我爸妈兴奋的说想自己采看看…”

  “你爸妈也来了?!”老天!她真的快昏倒了。

  “对啊!我没跟你说吗?”林凯恩一脸无辜的说,使坏的笑眼却漏一切。

  “林、凯、恩!”任苡被他闹得当场躁脚,大喊他的名字表示愤怒。

  他亲了下她的嘴,再度人的笑容。

  “嘘…小婴儿在睡觉。”

  “真的吗?那真是恭喜了。”

  得知任苡跟小老板事情顺利,黄瑶娟一挂断电话,便开心的大喊YES。

  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为了她可爱小妹的幸福,偷偷出卖她一下,这应该算是做善事吧?可不算“报马仔”喔!这是她经过深思虑后的选择。

  不但可以促成一段好姻缘,她的年终奖金又能加成,真是太划算了。

  ——全书完——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小白兔甜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偷了他一夜琥珀骑士陪睡小情人挑逗甜心驸马太霸道守护小可爱长公主招夫 长公主招夫 帝本薄幸隐藏版娇妻
免费小说《小白兔甜心》是由作者安裘绿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小白兔甜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小白兔甜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goszzx.cn)立场无关。
百灵炸金花百人场